躲進小樓-著海珠史【河南小志】作者黄任恒先生故里尋蹤

「河南」乃廣州南岸之一沖積大島,也就是今天廣州的海珠區。在風起雲湧的近代史中, 「河南」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無論是大元帥府之革命怒潮,或是嶺南大學的東漸西風,又或是太古倉碼頭所表徵的近代工業文明,皆足証「河南」在廣州城市發展中的份量。不過,今天不少人似乎遺忘了,這裡還曾經住着一位默默為這片土地「正名」的老人,他就是第一部專門記述河南歷史方志《番禺河南小志》的作者黄任恒先生。

卷籍藏高閣 寒窗覓小詩

  在海珠區同福中路一條名為興隆中的古巷裡,深藏一座貌不驚人的民宅,樓高三層,外以青磚砌作,是典型的嶺南民居。興隆中,街名與寧靜的巷陌風情相比,似乎顯得有些不搭調。它曾是河南龍導尾的一部份,是一個從地圖上消失多時的老地名。龍導尾原稱龍尾道是南漢王劉鋹的河南行宫遺蹟。地如其名,龍導尾亦果是卧虎藏龍之地,甲午英雄鄧世昌便出於其里。

今日為讀者介紹的這家大宅,亦有着一個不為人知的雅號,名為粹堂。或許,堂名自有保存國之意。事實上,過去的保粹」確實曾是嶺南文獻重要的藏書樓。而它曾經的主人黄任恒先生,亦是著作等身的活書庫。

黄任恒 (1876 – 1953),字秩南,號述窠,原籍廣東南海人。黄任恒先生早年就讀於廣州越華書院,師從名儒丁仁長。黄任恒嗜書如命,自清廢科舉後,便無心仕途,四十年如一日,終生隱居,筆耕不輟。他對文史、醫學、雜技、百戲等均有研究,於廣府文獻方面用力最勤。此外,黄任恒還精通辭賦,詩名與黄佛颐、黄祝蕖並稱為「廣東三黄

躲進小樓成一統,憑此語概括黄老的一生,亦可謂恰到好處。在首次發現黄宅的民間團隊 – 廣州民間文物保護協會的帶領下,記者一行走進老房子的門口。由於一樓長期租讓房客,舊日格局早已不存。二、三樓則仍由黄氏後人居住。穿過錯綜複雜的樓道,沿着古色古香的木樓梯拾級而上,保粹堂的二樓却是另一片天地,此處有三百平方,由任恒先生的孫兒黄頌昇一人獨住,雖略顯寥落,但仍保持昔時之清雅。

  據黄老伯憶述,保粹堂和旁邊另一處物業,均是太公留下來的產業。保粹堂的鄰居叫做安懷堂,兩者格局相仿,年歲亦近百載。黄伯家的客廳甚為簡樸,斗櫃几案均是舊時款物,櫃面上供奉着黄家祖先的神位,亦有黄任恒先生的遺照。從樸素的陳設,可以懷想老先生不慕名利的情操。

  黄老伯饒有興致地帶記者來到二樓的書偏這裡便是黄任恒先生的藏書樓,如一凌空木閣,盛期曾藏書六萬。據說,黄任恒作《番禺河南小志》時,引用廣東歷史和鄉邦文獻便不下百種,此处藏書海量,亦未足奇。儘管書卷已了無殘迹,然而推開書室的窗户,却又是一道風景。自窗台俯身而視,是黄家的青雲巷,房客們稱之為花園。黄家在此植有不少花木,壁上有爬藤植物,亦是珊珊可爱。

  主人帶記者來到另一間雜物房,發覺此處陳放着大大小小上了年紀的箱子橱柜,這些都是黄任恒先生留下來的遺物。其中一個古舊的木匣,鑰匙孔上工整地寫着一行小楷「詞曲楹聯。原來,此物曾是黄任恒先生收藏詩詞的八寶箱,如今已被黄伯用於存放被褥。故人心血,尚存天地之間乎?恐怕不得而知了。


百年興廢事 遺物恨無踪

  黄老伯向記者介紹,黄家祖籍南海平地鄉,及其太公方抵廣州河南從商。據相關記載,黄家曾經營米業和酒業,也曾開設當舖。記者從黄老伯家中找到了六、七份解放初期的房產契証,不少皆處在西關一帶的商業旺地。黄任恒既無意於官場,亦無心於生意,然而,豐厚的資財郤為黄任恒的治學打下了堅實的物質基礎。

  黄任恒先生之早年生活,正值河南地的黄金時代。由於河南植被茂密,交通便利,又接近省城,因此不少西關富商均置業於此,而人文氛圍也漸漸成型。張維屏、陳澧、阮元等人,都曾留下足迹。黄任恒是阮元學海堂之課生,對舊文化也别有一番情懷,感於民初時局混亂,黄氏試圖復興舊學,可不到兩年便遭失敗。此後,黄任恒便深居简出,惟與同宗黄祝蕖等人結成莫逆之交。在黄祝蕖56歲生日時,一眾名流暢遊荔枝灣,和聲四起,其中便有賢達江孔殷、嶺南畫派代表人趙少昂等,可謂一時快事。

  除了應對酬和,數以河南人自侃的黄任恒先生,幾以採錄河南風物民情為業。他的《番禺河南小志》共有九卷,概覽今古史籍,無論山川物產、藝文人物,皆盡收眼底。黄氏所記諸端中,又以清季遺事最為翔實。如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英法聯軍侵粵,葉名琛昏庸無能,不戰不降,竟為敵虜,病逝彼邦。河南炮台於此役發揮的重要作用,便多得《小志》紀實。對於金石碑刻一類,黄任恒也有獨到見解,多為方志所未收錄者,他的著作因而極具參考價值。此外,黄任恒先生還著有《粤嶠名流》、《雲泉仙館小志》、《信古閣粤書目》、《補遼史藝文志》等四十餘種。

  解放初期,黄任恒先生的令名傳到朱光市長的耳中。據說,朱光曾多次聘任黄老為市政府参事、廣州市文史館館員,他堅决不仕。其後土改之風襲至,黄任恒亦列入地主的嫌疑名單,險遭抄家,後發現朱光送來的聘書,方才作罷。事已至此,黄任恒先生隱約預感不妙,祇好喟然自嘆。

  然而,此時老人已時日無多了。1953年,黄任恒先生病逝。由於他的多部著作尚未付梓,大多毁於文革,其餘手稿則在文史部門手上輾轉流失。而《番禺河南小志》虧得省立中山圖書館於文革前精抄一輯,才倖免於難。及至二十年後,才重印了這部珍貴史料。

  黄任恒先生離開這個世界已經整整六十年了。通過他的採寫,那久已烟消雲散的河南地的輝煌,留下了文本記錄。但讓人倍感可惜的是,黄任恒本人的傳奇,却隨著後人日漸依稀的記憶而變得淡薄。黄氏親屬多從商,不通藝文;黄任恒先生的孫輩,多是其物故之後方遷至此,對先人印象不深。不少文保人士都呼籲,希望能借此將這座百年宅第列入文保範圍。可惜的是,即便黄任恒先生留下的遺迹也在時光中褪色,花園裡富有詩情畫意的楹聯,竟被房客的廚房燻成了黑炭,面目全非。老人留下的証物,恐怕只剩黄頌昇案頭珍存的一幅遺照:老人精神矍鑠,仙風道骨,其志其行,不禁讓人感懷唏嘘。

撰文:記者 楊逸  攝影:劉偉倫   來源:南方日報

編者注:黄任恒-秩南公是我十八世先祖,光緒三十年八月編撰《南海學正黄氏家譜》宣統三年孟秋 保粹堂刊。(共十八卷)

以下是維基百科對他的介紹:

黃任恆(1876-1953),為原籍廣東南海的地方文獻學家及鄉土歷史文獻資深學者[1][2]。黃任恆以遼為主,與「中國」(五代、宋)、西夏、高麗紀年相對照,著作《遼代年表》1卷[3]

黃任恆早年於廣州越華書院就讀,以名儒丁仁長為師,喜歡藏書,不熱中科舉,一生讀書著述。對醫學、文史、百戲、雜技等均有研究,黃任恆尤精研廣東文獻史料。因精通詩文,黃任恆與黃佛頤、黃祝蕖當時被稱為廣東「三黃」[1]

  1. ^ 1.0 1.1 鄉土歷史文獻資深學者 黃任恆
  2. ^ 黃任恆:事科舉,以讀書著述終生2010.11.19 佛山市經濟和信息化局
  3. ^ 二十四史之《遼史》 2007年04月28日 13:38 中國經濟網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B%83%E4%BB%BB%E6%81%86

黄任恒|作品_黄任恒|简介_黄任恒|作品大全-当当网

search.dangdang.com › 图书 › 黄任恒|

当当网作者频道汇集黄任恒|作品大全,在线销售、阅读、点评黄任恒|作品,查看黄任恒|简介,购买正版黄任恒|作品集,尽在DangDang.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