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雄墨宝飘两岸、增魁一纸寄亲情—小茶生

 

吴天天宗亲我们支持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小心眼的人呢?老说别人短道自己的长。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发表讲话,他强调,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吴文化和茶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百花园里所绽放出的两朵绚丽奇葩,我们真应该好好学习。这几天我在写《茶:安溪铁观音王朝周期论》,那些只会炒作的茶商们,你们今天炒炒这家的红茶,明天炒炒那家的绿茶。今天说农残、稀土,明天说这天然,后天说那生态,赚足了钱走人,留下个恶果给茶农,你们要对得起自己和后人。是不是等到有一天,看到了进口茶,你们也炒一下啊!品茶论道:品的是真味、论的是健康、道的是人生。如果你不喝茶,就算了,去喝茶饮料吧!加点香精、来点蔗糖、色素什么的。要是你吃苹果,苹果太酸,也可以加甜味剂来进行改善它的甜度,但问题是,你会觉得这个加了甜味剂的东东还叫苹果吗?总会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吧!茶友们看下这个,中国是茶的故乡,早在3000年前的夏商周时期就有了饮茶说,然而,今天世界上最大的茶品牌却在英国,在这个一片茶都不产的国家每年有230亿美元的茶销售额,几乎相当于我国整个茶产业(7万家茶厂)全年产值的70%。在这样下去,会有哭的时候,外国人就笑了,中国喜欢进口。从陆羽的《茶经》后,茶成了几千年中国的战略物质,茶政直接影响中国的还少吗?。先不说茶了,回正题

应该去学习下泰伯至德精神,在安溪县城忙了几天,看到群里有人对增魁宗亲的说三道四,令兄让我看了http://www.cnwu.net/rw/xd/201312/12003.shtml

不久前在吴氏QQ群里,有宗亲提出疑问:现在有一个叫吴增魁的,在群里出现才一两年,就已挂了许多宗亲组织的要职,而不少人干了一二十年还没这动静,他到底做了些什么,肯定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人……而昨天在湖南吴氏群里,一个叫“吴庆红”的人竟凭空对吴增魁说三道四。

我看了很震惊:真是太误会人家了!不过,我虽与他本人认识20多年了,但知道“吴增魁”这个名字,也是今年5月份的事。

我原在增魁老家所在的地市晚报当总编,现在省会一电视媒体任策划总监,正在策划运作一部百家姓电视纪录片。为寻找资源,我最近加入了不少吴氏QQ群,但有些群因我的QQ号不是湖南的而群里名字又写的是湖南籍、提供的手机号又是北京的,群主们于是常常把我踢出来;在安徽吴氏研讨群,把我踢出来的,正是群主吴增魁。

我很执着,硬是在网上缠上了增魁。我说我就在长沙某新闻大厦办公,而且是搞媒体的。他不信,于是两人商定见个面。在一茶座相见,傻眼了,是老相识!他中学开始就爱写东西,而且在我那晚报上还发过不少好文章,曾是晚报的通讯员;后来,他获得了市里建国以来首届新闻奖一等奖,市里的宣传部长还给这个18岁的小伙颁了奖。于是,我们成了好朋友。

我很疑惑,你怎么叫吴增魁,是不是改名了?他解释说,他身份证上和平时用的还是本名,只是这两年开始,在家族活动中用了“增魁”这个谱名。他说,在族中,谱名当然也是真名。

其后,从今年7月份即今,增魁在湖南发起组建宗亲会,我也参与其中。自始,我对他有了更深的了解,他的水平和品行常令我赞叹不已。湖南吴氏有近300万人。半年时间不到,湖南的筹备工作在质量和速度上,领先全国。为什么这么说?这半年,增魁牵头,把湖南吴氏政、商、学界最大的人物都请了出来,把宗亲会对外合法的手续办妥了,把筹备经费弄齐了,把“湖南吴氏网”建起来了(只花半个月时间),把编纂《湖南吴氏总谱》前期筹划工作做好了!这在全国绝无仅有!三个月后,湖南吴氏宗亲总就要开成立大会了!

就凭这一点,增魁在省以上吴氏团体任了些职务,是够格的。但,增魁的资历,远远不止这一点。

网群不少宗亲,也正是与我几个月前一样,并不知道“吴增魁”是谁,对他有些误解。我不妨给大家介绍一下,“吴增魁”这个名字背后的故事吧。

    46年前,增魁出生在离曾国藩、毛泽东老家三五十里地的一个村子里。泰伯公第103世,也是左台吴氏少微的后代,其迁湘始祖即来自明末的徽州府休宁县。他是增字辈,20多年前修谱时他人很瘦,想胖一点, 故取了“增魁”这个谱名。

    他父亲是“文革”前的中文系本科生,因家庭成份不好,又是知识分子,常挨斗,也蹲过牛棚,曾在儿女面前被吊起在梁上接受贫下中农批斗;但其家教甚严,后来三个子女全考上了大学,他自己落实政策翻身后也调到城里当了高级讲师,退休后还评上过省里的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但增魁虽考上了武汉大学,运气并不佳,分配时适逢政治风波,被分到了老家一乡政府(以前该校毕业生至少分到省会),天天被迫去催粮派款、抓超生对象,他很厌烦;几个月后,乡政府认为他工作态度不好,贬他到一学校教书;但他常在省、市、县报纸上发些东西,有次他一篇评论被县里领导看中了,几经周折找到他,调他去市委办搞文秘,他干了几个月,又不喜欢,自请去了市志办写志。

     在志办两年中,他发现了自家的民国谱,于是领头在隔断60年后续修了族谱,这本谱创新很多,如增加“兴家十条”、“工技人员名录”,且把老谱一些所谓“封建落后”内容作为附录收存下来,把一些族中的湘军将领、草根文人、国民党官员也入了传。这本谱还被收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的“全国家谱目录”,也被收藏到国内外不少图书馆。当然遗憾的是, 其时他是主编,管钱主事的是主修、一位务农的老长辈,主修不懂又不尊重主编的编纂意见,在主编弄出草稿后,竟随意删掉稿中数章节,擅自定厂送排,因未经主编较对审核,致使印出的谱中有不少错别字,增魁见谱后大哭一场,无可奈何!

    修志修谱中,增魁就方志和族谱编纂,发表了10多篇论文,其中有对毛泽东、曾国藩家族老谱的研究文章,有对谱例的创见(他还用过“吴壮程”的笔名);他被吸收为省地方志学会会员、中国谱牒学研究会会员,中国谱牒学研究会是当时刚刚成立的,国内首个由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武新立、南开大学冯尔康、山西社科院张海瀛等知名学者发起并经民政部审批的族谱研究团体。他出席过全国性谱牒学研究、省级方志理论研讨、曾国藩研究等学术会议,多次宣读论文并有文章收入论文集。他还发动地方一些专家成立了湘中谱牒学研究会,担任副会长兼秘书长,主编《编牒论丛》刊物。最近我在夫子网搜,还发现有人出售这本刊物。

    这, 是增魁25岁前的人生。

    26岁时, 增魁因文字水平佳,调到了团省委工作,当了科长;几年后又考上了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一家中央媒体,被派至该媒体驻湖南记者站,从首席记者、副站长干到站长,现当了11年处级站长了,拥有主任记者(副高)职称。

    进入媒体后,他是一个正直敢言的记者。他写的内参和新闻作品,至今获得从省委书记到总理、总书记等批示的有三四十篇次,个人被评为“中央驻湘十佳记者”,还被选为中央驻湘记者协会副会长、湖南省写作学会副会长。他有个内参获胡锦涛指示,使全国最大的瑶族县进入了“国贫县”序列,每年増加扶贫资金上亿,该县县政府授予他“荣誉瑶民”称号,“神州瑶都”的盘王节常叫他去参加。

     荣誉也伴随着苦难。他曾因反映或报道上市公司制假种子、煤矿瞒报死难民工、公安干警枪击未交农业税的农民、官员腐败等案,遭到某些地方官员、矿主等报复,曾遭跟踪、威胁,还一度被调离驻地。六年前,他为维护所住小区上千业主利益,发起成立并组建小区业主委员会,并在首任主任渎职的情况下,接受推举续任主任,率众收回开发商应返还业主的数千平方公共面积,因而遭开发商雇黑袭击,头被打破,昏迷不醒,住院半月;但他出院即买顶礼帽戴在光头上,十天内上告到中办抓了凶手,且又召集多次会议最终率众将收回的公共面积建成了业主休闲娱乐会所,还非常认真地组织了业委会换届选举,直到合法依序产生了新班子才放手。这在长沙乃至全国都是罕贝的业委会与小区的传奇故事。省、市有关部门派员探望了他,欲组织媒体报道其事迹,被他拒绝。

     如果不用“增魁”一名,他的影响会更大;从北京至各地,他有成千上万旳熟人,但没几个知道“增魁”是谁。要想当官,增魁呆在省委机关肯定机会多得多,与他当年级别相当的同楼同事,当市长的都有了,多数是县委书记县长了;就算按他现在的资历、能力、人脉,再往上升一级都是正常的、不难的,但他却把很多心思放到了吴氏事业上了—–

     几年前,增魁又发起、主修其家族的族谱,经费不足,他自垫上万元。他还热心支持吴氏文化、吴氏贫寒学子,只怕几年间也已掏了万余。他还自掏路费,参加其左台祖地安徽省的宗亲会首届筹备会议等活动。他不是老板,每掏一次钱,家人难免生意见,甚至发生吵架。但近来我看吴氏群中竟有宗亲怀疑他捐款的事实!要知道某宗亲会因捐款事要他发照片去印在刊物上,他至今未寄(当然他也曾说过是不是寄过去)。

今年九月他去香港开会,见到不少内地吴氏团体负责人,他建议大家真正坐下来开联席会议以集中有效地进行交流,并与部分负责人商定以泰伯论坛为载体尽快筹备。回湘后,广西宗亲会的天鹏会长主动接应在柳州开筹备会,十来个省的有关社团负责人去了,形成了会议纪要,推举增魁为秘书长。有人会上签了字而会后又反对搞这个论坛,后来还攻击增魁个人。增魁在会上就推辞了这个职务的,只是一时未推出新人选,他又是第一个发起人,不得不就任。而就任后他按会议纪要要求,和祖地宗亲会、泰伯庙负责人落实了明年四月在无锡开坛事宜;甚至为集中精力建好省宗亲会、不耽误太多工作时间,他主动提出辞去秘书长,但万事具备之时却也没人应声来接任。增魁跟我讲过,这个论坛不设固定的顾问、主席、副主席等职,就是想避免因各地推人产生不团结,想不到有人又把矛头对准了他这个秘书长(可能任何人来当都难免吧),其实当这个秘书长没一分钱工资甚至要搭上自已腰包的钱,还要花很多时间、精力,本身就是一苦差,皿要免会上随时可免,连主席也是哪里办会哪个地方的会长就任当届主席呢。当初会上有人讲要从南宁开坛,有人讲要筹建“中华吴氏宗亲总会”或“中华吴氏经济文化联谊会”或“中华吴氏社团联合会”,会后甚至还有人提出改掉纪要主体内容另造一个纪要,但会议尊重了他和多数人的意见予以了否决。

    增魁说他追求从事吴氏宗亲事业的快感,但并不是贪图名利。我信他这句话。我印象中,他唯一一次“要官”是跟世吴副秘书长吴燕平要的,当时他发起组织省宗亲会,他为工作更方便,向已表示要他负责湖南宗亲联络的这个世吴副秘书长提出挂个“驻湘办主任”,后世吴研究通过了,还告诉他已是世吴理事长(为防止海外与内地文化差异让人误读此职,他名片上一直写的“世吴理事长会议成员”),后来世吴一行也出席了增魁主持的湖南宗亲会首次筹备会议。实际上,这“驻湘办主任”又能起多大作用呢?当时增魁不挂任何省以上吴氏社团的职务,其能力足以组织,何况他当时已是至德总会副主席、吴氏大统谱副主编呢?

    中华吴氏宗亲总会(华吴)成立前,增魁在泉州筹备会放了炮,认为基础条件不太成熟。当时我在场,也曾私下劝他少讲。后来华吴成立了,他一方面坚持自己的意见,同时又认为应团结,“尊重泉州方面与各地的努力与热情,木已成舟,都是吴家人,大家能支持还是支持一下,希望他们听取意包、夯实基础、长足发展”。增魁这个态度并非“骑墙”,也非“图名”,他的副主席职务也是按华吴筹委会要求由省里开会定的,去参加成立大会是华吴筹委会反复催促、后告之伯雄公已题会名的情况下于会前数天才最终决定的,且会后在他创办的湖南吴氏网上报道参会情况时,一句也没提到他担任了这个职务。

     增魁也有不少缺点。一个是性子急,一个事定下来就一定要达到目标,就冲在前头干,有时夏天三四天洗个澡,有时冷天加班到较晚竟不回家就用外衣当被子睡在办公室沙发上,小孩的事也没管多少,导致家里吵架;甚至常要求别人加班,常常半夜给人打手机,但一管不到人家编制二管不到人家增收,不是每个人都会如他一样卖力。二是城府不深,心直口快,太讲原则,不很顾及他人感受和面子,较易得罪人。三是不自量力,多方面出击,只要是认为有兴趣、值得去做的,他一个人敢揽十个人干的活,累得不行。

    而增魁在投身吴氏事业时,表现出的热心、果敢、坚毅、公直、勤勉,他的率先垂范、敢于担当,让人油然而生敬意,甚至个别对他有意见有误解的宗亲,时间一长也讲他好话了。他以自己的力量和智慧,以自己丰厚的人脉、丰富的学识、良好的品质,弘扬吴文化,将宗亲组织起来共襄盛事、共筑发展平台,可说是功德无量。从这个意义上讲,增魁是泰伯精神的化身,是至德文化的优秀传承者,是诸多宗亲可师可范可学的榜样,我们时代宗亲事业的磅薄推进,需要更多的增魁!我们应向所有的增魁们致敬!

常听说,多做事的多错,少做事的少错,不做事的没错;做事的是媳妇,旁观的是婆婆。这种风气,可能不只是宗亲社会中存在,也不只是现时才有,但我们吴氏有“三德”可风、有让德传承,有少数宗亲能不能尽量少点嫉恨、猜忌、误解,支持一下做事、实干的宗亲呢?能不能有更多的人改变动口不动手、只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手划脚甚至为反对而反对的习惯呢?能不能让我们的实干家们少点纷扰、多活几年、多出点成绩呢?

写这些文字,花了一整晚,就当是受增魁的精神感染,为共筑吴文化梦来积聚一点正能量吧,但愿没有白写,但愿能与大家共勉。

至德无名。祝福增魁,祝福增魁们!

https://m.douban.com/note/346959211/

http://shop109742231.taobao.com/?spm=0.0.0.0.Na2ivs


发表评论